caopron

  caopron“哦。”百里夏只是微微愣了一下,便立即回应道。

  对于百里夏平淡的反应,北天佑觉得有点讶异,他睁开眼眸,看着百里夏。

  “不怪我?”

  百里夏浅浅笑了笑,回道:“你不告诉他,恐怕到时他会怪你。”

  百里夏当然明白,既然四叔将自己托付在苗域这里,让北天佑照顾,那他肯定会尽到责任。

  现在自己走了,如果他不通知四叔,那万一出了事,恐怕他也难辞其咎。

  这个道理北天佑当然明白,只是他更担心的是,百里夏离开后的安危。

  陆雪凝逃了,现在谁也找不到她。

  谁也不能保证,她会不会再对百里夏出手。

  北天佑的眼眸再次缓缓闭上,淡淡道。

  “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

  百里夏的笑容瞬间变得有些僵硬,她还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。

   纯美童可可温婉迷人

  或许,不回来了也说不定。

  毕竟,来北苗……其实就是跟着南宫栩来,想查查某些事情。

  但这些事,没有办法和北天佑说。

  如果她没有自己的目的,那,也许真的会不来了。

  至少,暂时不会密集地来。

  但跟朋友说不回来了,这种话她怎么也说不出口?

  没有听到百里夏的回应,北天佑的身体紧了紧。

  “我的病还没好。”他淡淡道。

  百里夏心里松了一口气,柔声道:“师父他应该还会留在这里一段时间,他的针法比我好多了,有什么需要你找他也行。”

  “那你呢,不回来了?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百里夏缓缓摇了摇头,该面对的终究还是躲不过。

  北天佑没再说话,时间在这一刻也仿佛静止了。

  百里夏将所有的针都扎好,坐在旁边静静看着北天佑发呆。

  老夫人、老爷子、北天佑,只有她自己才明白,对他们是什么样的感情。

  面对自己的亲人,明天她就要离开了,心里真的有很多不舍。

  但这些都无处发泄,却只能自己默默一个人承受,她不能去和任何人讲。

  看着时间差不多过了二十分钟,百里夏起身将所有的银针取了下来,放回针包里。

  然后,她给北天佑盖上一层被子。

  “佑大哥,我先回房了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

  北天佑缓缓睁开眼睛,只是看着她,没有说话。

  百里夏觉得那股压抑的感觉再度袭来。

  佑大哥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……总感觉怪怪的?

  不会是舍不得她吧?

  不过,她这次真的非走不可。

  虽然她也舍不得北天佑,舍不得北家的一切,但,没办法。

  她对着北天佑笑了笑,轻声道:“再见。”

  说完,她转过身,准备离开。

  可她才刚转过身,左手便被北天佑拉住了。

  “再坐下陪我说说话吧。”北天佑淡淡开口道。

  “你明天就要走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。”

  如果不是百里夏亲眼所见,她一定不相信。

  这么酸的话,竟然是从北天佑的口中说出来的。

  今天佑大哥真的很怪异,他不会……对她真有什么情愫吧?

  为什么总感觉……那么依依不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