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葵视频二维码发布地址

楚君澜笑着将请帖放在手边的红木方几上:“敢问长史大人,这帖子上并无落款,是你们府上王爷下的帖子呢,还是世子或世子妃?”

韩忠垂首道:“回世子妃,许是王爷太过担忧二公子的病情,情急之下就给忘了用印。今儿一早天不亮,王爷就急忙传了属下,这是王爷给您下的帖子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楚君澜笑了笑,面上神情不变,心下却已又多了一些防备。

请她去瞧病,下帖子又不落款,若她去了就被扣下,他们家拿着帖子去找人都不算证据。

说是长史来请人的?谁能证明长史就一定是淮安王府的人?帖子上又没用印,必定是有宵小之辈冒充了。到时淮安王府便可将此事推的干干净净。

楚君澜道:“贵府二公子的病症我早有耳闻,也知道是个不好诊治的病症,外界虽将我的医术传的神乎其神,可我自己的斤两自己却清楚。我只怕会耽搁了你家二公子的病情,也只好辜负你家王爷的一番心意了。”

韩忠有些傻眼,表情呆滞了一瞬,忙焦急的劝:“世子妃太过自谦了,您的医术活死人肉白骨,那是天下皆知的,您是戚神医的传人,又怎会那般无能?我们王爷说了,二公子当初在京城行事跋扈,说不得会有开罪了世子妃的地方,只要您肯出手相救,王爷愿意当面与您道歉,还请您千万帮衬一把。”

“哦?”楚君澜似笑非笑的看着韩忠,将那帖子交给身边的紫苑收好,微微点头,沉吟道:“看来淮安王爱子心切。”

“是啊,是啊。”韩忠满眼希望的连连点头。

楚君澜微倾身,粉拳支着下巴,有些俏皮的道:“既知道二公子曾经开罪过我,愿意当面道歉,那就请你家王爷先来给我道歉吧,只要王爷亲自道歉,我自会去给二公子诊治。”

这话说的紫苑和紫嫣都傻眼了,何况韩忠。

“您……”韩忠唇角翕动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

梦幻粉红少女心美眉唯美超清写真集

“怎么,想不到我这般不近人情,这般无理取闹?”

“怎会?小人不敢。”

楚君澜将眼一厉:“不打紧,你回去就这么回你家淮安王便是,想救萧运畅,就不要空口白牙说什么道歉,要道歉就让我看见诚意,扣着我的家人,然后下个没有落款用印的帖子来请我,这便就是要救萧运畅的诚意吗?”

韩忠眼睛连眨动,嘴唇抽了抽。君澜往圈椅上舒服的一靠,便端了茶。

紫嫣和紫苑对视一眼,立即上前去送客。

待到韩忠出去了,紫苑和紫嫣才问:“世子妃,可是那请贴上有什么蹊跷?”

“的确蹊跷,他们大概以为我是个蠢蛋呢。或者是觉得我自认为艺高人胆大,就敢明知是圈套也往里闯了?”楚君澜吃了口茶,“这大概是昨儿个淮安王世子妃给传达出去的一个错误信息。”

自从叶昭当日布置的那件事后,楚君澜就越发深刻的了解到,一个人的能力,难敌人多势众,更难敌火药。明知是圈套还往里钻?当她傻子不成。

“世子妃可千万要小心,奴婢瞧着那些人压根就没安好心,”紫嫣凝眉道,“世子爷若是快点来就好了,也好能帮帮您的忙,眼下这会子瞧着事情就很难办。”

楚君澜想起萧煦,便禁不住露出个微笑,手下意识放在小腹上:“你们当你家世子爷很闲吗?其实他哪里的麻烦恐怕更大,只是你家世子什么事都不喜欢来与我说罢了,能抗得过的事大多都是他自己扛了。”

紫嫣眨了眨眼,旋即噗嗤一声笑:“世子妃如今一心向着世子爷,奴婢可没有要说世子爷坏话的意思呀,您可别多想。”

楚君澜白了紫嫣一眼:“油嘴滑舌,回头选个人家将你嫁了,最好家里有个刁蛮最快的小姑子大姑子,好生治治你。”

紫嫣和紫苑也都快到了放出去的年纪,楚君澜也想着为他们好生留意了。

紫嫣被说的脸上腾的红了,跺脚不依的道:“世子妃真是的,几时学会这般讨人厌了。”说罢了就转身出去了,将一旁的紫苑看的禁不住笑。

楚君澜起身伸了个懒腰:“走吧,咱们出去逛逛,也瞧瞧如今淮京成都是什么样了。”

“是,奴婢叫他们给您安排马车。”紫嫣笑着答应。

楚君澜提醒:“安排个寻常代步用的小马车便是,咱们去换一身普通百姓的装扮。”

紫嫣会意的点头:“奴婢知道了。”

淮京的城市繁华与京城相似,因地处南方,此处更多一些如诗如画的意味,虽是在冬日里,天气却没有京城那般寒冷,粉墙黑瓦青砖铺底的街巷中,处处可见挑担的小贩,吆喝着卖炊饼的,吹糖人儿的,卖糖果子的……

楚君澜一行将马车停在一处,便与紫苑、紫嫣相携闲逛起来。耳边处处是吴侬软语,氛围似都变了,让人觉得新奇。

紫苑当初被卖到南方来,自然见识过这些,楚君澜前世见多识广,说一些方言自然难不住她,倒是将紫嫣个没离开过京城地界的“土包子”看的双眼圆睁,惊奇的左瞧瞧右瞧瞧,瞧见什么都忍不住去看看。

三个年轻姑娘索性有用没用的东西都买了不少,当地的小食每样尝一尝都已饱了。

来到城北,远远的瞧见已经即将完工的偌大工程,楚君澜不免驻足远眺。

紫苑将个暖袖套给楚君澜戴上,扶着她手臂道:“世子妃,您累不累?”

“还好,累了也不怕,累了咱们就找个馆子歇会儿去。”楚君澜回过神,莞尔一笑。

紫苑和紫嫣也都笑起来。

三人逛的累了,便又回去取了马车回府。

暗中跟随保护的霍叶青等侍卫便也悄然跟上。

不过才刚回到恭亲王府门前,就看见大管家茂正朝抄手站在门前,焦急地东张西望,瞧见楚君澜的车回来了,急忙迎了上来。

“世子妃,您可回来了。”

楚君澜扶着紫嫣的手,踩着垫脚的黑漆木凳下了车,微微一笑:“茂管家,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淮安王府那边送来一封信,小的也不敢拆开来瞧,那信上还粘着鸡毛,想来是很急的事了。”茂用帕子擦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