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葵视频下载ios版二维码安装

有关南山岛附近海域沉船打捞的消息,伴随打捞团队的撤离,也陆续有新闻被公之于众。只是相比新闻批露打捞到的物品,实际打捞到的物品无疑更多。

在这些新闻报道中,只重点描述几样比较罕见的海捞瓷器,让更多国民知晓古代瓷器的多样化。至于其它贵重金属跟翡翠原石等,新闻中都没有报道出来。

从网上关注到这些新闻,庄海洋也笑着道:“这报道,有趣!”

清楚三艘沉船具体打捞出什么东西的庄海洋,也知道把沉船收获部公布出去,估计又会引起国民轰动。涉及到沉船打捞这种事,低调一点也不是坏事。

整座岛上又剩下庄海洋一人,夜间修炼的地点又转移到后山礁坑。感受着涌入体内的气息,庄海洋也很惬意般感慨道:“还是这里修炼最舒服!”

感受过差异化的庄海洋,很清楚他所修炼的无名心法,越靠近海洋修炼效果越好。唯一头疼的,便是修炼速度慢的一匹,修炼快一年才堪堪突破两个小阶。

修行无甲子,一闭眼一睁眼,四五个小时便过去。睁开眼的庄海洋,回忆近期查阅的一些道家典籍,若有所思道:“我现在的境界,算不算炼精化气呢?”

似像非像,令庄海洋也不太懂,自己修炼的究竟是什么。唯一能确认的,便是修炼有益身心健康。无论体质、力量还是敏捷度,庄海洋都超越了普通人。

确切的说,即便军队中的精英,徒手搏击之下,庄海洋也有信心战胜对方。若是交手的地点在海里,那庄海洋爆发的实力,也会成倍递增。

想到这些,从礁石上站起的庄海洋,也很洒脱的道:“我就一渔夫,老想这些打打杀杀的事做什么呢?武功再高,也怕菜刀,何况还有机枪大炮呢!”

脱下身上穿的衣服,纵身跃入礁坑中的庄海洋,将藏于识海中的定海珠唤出。让其环绕在身边,洗涤着礁石坑附近的海水,令这方海水更富含营养。

化身成一条鱼般的庄海洋,在礁石坑附近海域纵情畅游。那游动的速度,丝毫不比涌到身边的海鱼慢。旋转中的定海珠,吸纳海中能量时,也释放一种无形能量。

甜美日系90后美女写真美图

畅游半小时,围绕礁石坑游了一圈的庄海洋,上岸时又把定海珠唤入体内。定海珠消失,那些追随定海珠的鱼群瞬间散开,没一会便消失在附近的海水中。

看到这一幕,庄海洋也笑着道:“你们也算近水楼台先得月!多吸点能量,快快长大。这样的话,说不定将来某一天,这里就是我的专属渔场。”

向大海索取的同时,也要记得向大海回馈,这便是庄海洋的个人想法。眼下这片礁石坑,那怕庄海洋隔三差五捉虾摸蟹,可礁坑附近的鱼群,比回来时更多。

单单野生的石斑鱼,庄海洋就发现多出不少。这也意味着,往后只需带着垂钓工具,来这里抛上几杆,应该不怕钓不到野生的大石斑。这跟专属渔场,有何区别?

结束修炼路过自家菜园时,庄海洋想了想道:“虽然草莓还在长,可产量已经下降不少。下回去镇上,再买点新苗回来。这样春节期间,想来就有的吃了。”

跟其它地方种植草莓,大多都需要种在大棚内,南山岛这边的气候温润。只要细心照料,相信产量丝毫不比大棚种植的少,而且品质还比大棚种植的高。

那几垄收干净的菜地,庄海洋也打算买些种子重新将其种上。郁郁葱葱的菜园,突然空出几垄空地,多少显得有些不美观,还是满园菜色来的更养眼些。

打捞团队离开,庄海洋也用不着跟以前那样早出晚归辛苦打渔。回到自家老屋眯了两小时,再睁眼天色已然放亮,找来食盆开始喂狗跟长到两斤多的土鸡。

伴好食料,看着挤在食盆附近的土鸡,庄海洋也笑着道:“多吃点,这个春节过后,估计又剩不下多少。这鸡不卖只送,等再长大一点,估计也能生蛋了。”

有过一次经验的庄海洋,很清楚自家散养的这些土鸡,品质远远超过市面上销售的土鸡。那怕陈重家给出的价格不低,可庄海洋还是觉得在亏本出售。

这些土鸡,吃着用定海珠水浸泡的食料,肉质自然不是其它土鸡所能相比的。物以稀为贵,用来送礼的话,庄海洋觉得更能突显这些土鸡的价值。

正在欢快进食的土鸡们,根本不知道它们无良的主人,已经盯上它们的肉身。要是土鸡们能感受到庄海洋脑中的想法,估计也会绝食抗议,不想长大!

猪肥了挨宰,鸡大了挨杀,很正常啊!

想到明年的一些设想跟计划,庄海洋自言自语道:“应该给赵叔打个电话,问问南江投资的事究竟如何。若是本岛中止这项投资,那明年可以招些家眷过来。

反正岛上老屋不少,留几幢专门用来招待,再拿几幢用来住来。老战友们过来,也算包吃包住。有家眷在岛上,偶尔出海几天,也不用担心家里没人照看。

既然菜园的果蔬这么受欢迎,明天规模可以再扩大一点。这岛上猪跟其它家畜不好养,土鸡的规模可以再大点。虽说钱不多,可用来当土特产,还是有搞头的!”

虽然庄海洋知道,如果李子妃能休学,回家当个女主人,他会省心不少。可他还是觉得,做人不应该那么自私。反正也就两年多时间,到时她在回来帮忙也不迟。

从目前联系的几个战友来看,庄海洋发现结婚的好像也不多。船没造好之前,庄海洋也不可能招太多人。把人叫过来,总要发工资有活给他们做。

现阶段,手上仅有一条渔船的庄海洋,虽然需要一些帮手。可人太多,单单开工资也要亏本。那怕不差这点工资钱,可既然开公司,自然是想赚钱的嘛!

想着这些事,庄海洋突然道:“若是一切顺利,定制的船造好交付,估计至少要半年。前半年的话,可以去镇上租船,招几个熟手先去海上转几次。

远洋捕捞跟小渔船出海,情况肯定不一样,没个师傅帮衬一下,估计会手忙脚乱。只要给钱,请有经验的老船夫,应该不是问题。先培训,顺便摸摸公海的情况。”

用租赁的方式,去镇上跟人租赁可以远洋出海的渔船,一边打渔赚钱的同时,一边搜索公海水域是否有沉船。如果有发现,记好坐标下次再捞也不迟。

这段时间,赵鹏林跟孙兴远帮忙,都给庄海洋介绍了一些造船厂。如果是普通的远洋渔船,自然用不着这样麻烦,直接下单采购就行。

问题是,庄海洋购买可供远洋出海的渔船,还必须安放吊装设备。外表看上去,可以跟渔船差不多。可渔船还必须具备打捞吊装的功能,自然需要重新设计。

接到那些造船厂打来的电话,庄海洋也将自己要求说了一下,最后道:“我需要你们先出设计图,而后船只性能参数,必须跟设计图纸一致。

其次,便是造船的价格,不能超过我的预算。如果设计图跟价格满意,我便会下单采购。若是性能好的话,也许下次我会继续采购第二艘。”

涉及上千万的订单,那些知名的造船厂肯定没兴趣。可普通的造船厂,相信还是很感兴趣的。虽说庄海洋要求有点多,可这些打来电话的销售员都表示会尽快出图纸。

其中很多专业造渔船的船厂,这些年生意都不怎么景气。说到底,如今国家开始注意海洋保护,休渔期时间也在不断调整跟延长,买渔船的人就少了。

加上近海无渔的情况越来越严重,小吨位的渔船也滞销。难得有庄海洋这样的客户,花高价定制一艘两用船,这些船厂都觉得,可以争取一下。

吃完早饭,庄海洋又开始打扫那些人去屋空的老屋。留下的办公桌椅,庄海洋也简单归纳了一下。在他看来,将来也可做为公司的办公桌椅。

即便是个皮包公司,那也要看上去像模像样才行。多出来的桌椅,庄海洋也打算放置在房间。要是南山岛不租赁出去,明年接待游客的事,他也会继续做。

不出海时,带着招来的老战友,负责照顾那些登岛游玩的游客。渔船的话,到时也可再买几条。大船过不去的地方,开着渔船送游客登岛无疑更方便。

反正码头被简单修缮过,多停几条船完不是问题。有可能的话,庄海洋还想买条游艇。那样的话,接送游客应该比开着渔船更有派头一些。

规划着这些事时,庄海洋也很头疼道:“开公司,确实比我想象中要麻烦多了。有可能的话,下次还要招个管理人员。这种事,不是我所擅长的啊!”

自家人知自家事,那怕庄海洋暂时口袋不差钱,也想多做一点实事,省的被人说咸鱼。可庄海洋很清楚,专业的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去做。

至于他的话,想办法赚钱的同时,还是尽力做好一个渔夫。接待游客方面,赚多赚少他真不在乎,只要不赔本,庄海洋就觉得很知足。想赚钱,还要靠打渔出海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