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1色sss香蕉

安宁细细的感受谢安宁的心情。

她向来做任务的时候都不会自作主张,而是去细细的琢磨原身的想法以及情感,她会扮作原身的样子,用原身可能会用的方法来报仇,好让原身更有代入感。

便如上一世的赵安宁,安宁有很多种方法直接弄死刘家人。

比如说下毒,比如说催眠术之类的,可是,她还是用赵安宁会用的法子一点点的去报复刘明珠和刘家人,等到她那一世过完,赵安宁特别的满意,将几世的功德尽数给了她。

而这一次,安宁也会体会谢安宁的心境,好更完美的完成任务。

她不会因为谢安宁已经消散在天地间就不负责任,相反,她会完成的更加尽善尽美。

安宁一点点的将谢安宁的记忆以及各个时期的情感变化理顺,她就闭上眼睛细细的感受这个世界的天道规则。

这是一个低武世界,这个世界没有灵气,不能修真,不能修行高级的武术,倒是有一些会丁点武功的游侠儿,不过,那些游侠儿只是会些招式,也就是说外功,没有什么会内功的。

可以说,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危险。

危险没有,但安宁也不可能去修真,也不可能修习内功。

她的限制也就多了许多。

安宁感受完了天道规则,嘴角翘起,勾出一个笑容来。

 清纯美女初秋唯美写真

这么一忽的功夫,安宁已经想好了以后的任务该怎么完成。

她觉得,这个世界她会过的相当轻松。

上一世,风承玺踏着谢安宁的尸骨登上王位,得了天下,这一次,安宁让他求而不得,让他痛苦终生。

这一天,安宁自从风承玺来过又走了之后,就一直躲在屋里不出门。

风承玺这天也歇在了谢家不远处的一个宅子里。

到了晚上,他召了放在安宁身边的丫头询问:“你们姑娘今天可曾做过什么?”

那个丫头跪在地上,轻声回答:“回太子话,我们姑娘自从太子走后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中,谁叫都不开门,后头老爷和太太也曾过去叫过姑娘,姑娘只说身上不舒服,也没出来,奴婢听着,姑娘似乎一直在哭。”

风承玺听后心里有些伤怀,更多的却是窃喜。

安宁一直在哭,可见得是舍不得他呢。

风承玺和安宁自小一处长大,安宁对他很信重依赖,不管是做什么事情都想着他,时时处处以他为重,这个大大的满足了风承玺的虚荣心。

他右手食指敲了敲桌子:“行了,孤知道了,你且回去好好伺侯姑娘。”

到了晚上,安宁也没有出来吃晚饭,下人们送来的饭她也没动。

谢家的人应该是知道为什么如此,安宁的生母荣氏过来劝了一回,后头就没有再过来。

安宁一直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,才换了一身衣服悄悄的出了门。

她偷偷去了小厨房,在那里翻找出一些可以吃的东西,倒是没开火做饭,也没有热饭,就这么冷着吃了下去。

等到第二日早晨,风承玺就来接安宁去庄子上。

他等在房间外边,等了好一会儿,安宁才从屋里出来。

她穿着一身杏色的衣裙,衣裙的颜色很鲜活,可却更显的安宁脸色苍白憔悴,一瞧就是昨天没有休息好。

安宁的眼睛红红的有些肿,应该是哭了很久的。

但是,偏这样的憔悴,却也不损她的美貌。

更显的她娇弱柔美,惹人怜惜。

风承玺心中微叹,走过去伸手去扶安宁。

安宁却先扶住了丫头的手:“表哥安好。”

风承玺缩回手,明白安宁现在心里肯定特别的别扭。

他就想这样可不行,若是安宁对他死了心,只怕去了晋国不会心意帮他。

他得想个法子让安宁对他更加情根深重,更是离不得他,只有这样,安宁才会助他得了这天下。

风承玺瞳孔微缩,眼中闪过一丝深意。

他脸上却是满满的关切:“表妹昨天没睡好么?表妹体弱,如今天气微凉,要越发注意身体。”

安宁低头轻叹:“我如今还有什么可注意的呢,左不过熬日子罢了。”

她扶着丫头的手从谢家出来,登上风承玺准备的马车。

自始至终,谢家的人都没有出来相送。

安宁心中冷笑,谢安宁便是看不开,还惦记着这些亲人,她却也不想想,若是谢家的人真心为她,又怎么肯让她做为棋子去晋国,便是没有办法,不得不送她过去,可也该好好的送她,好好叮咛一番啊。

谢家人的冷漠,谢安宁早就该看出来的,若是早些瞧出来,也不会落得那么一个下场。

安宁坐在马车上,低头看着艳纤细洁白的双手,以及那涂的艳红的指甲,轻轻的,用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:“谢安宁,这一世我不为任何人,只为你活这一次,为你随心所俗的活,你……要好好看着。”

马车摇摇摆摆的行驶着,安宁坐在车上,不安的捏着帕子。

她定定的看着马车内的装饰出神,车厢的左侧挂着一个穗子,那还是谢安宁亲手所做,亲自送给了风承玺的。

穗子下边放着的一个木制玩偶,却是风承玺亲手雕刻送给谢安宁的。

安宁看着这两样东西,更加鄙夷风承玺,既然要把人送走了,又何必这般惺惺作态,这不是让谢安宁更加牵挂于他么。

很快马车便到了庄子上。

风承玺在车下伸出手扶安宁下车。

安宁怎么都躲不过去的,只好扶着他的胳膊下了马车。

等进了屋,安宁就叫丫头端了水,细细的洗了手脸。

她上午到了庄子上,下午的时候,便有几个嬷嬷过来教她。

风承玺真的忒不要脸了,他为了心中大业,竟然专门寻了青楼女子来教导安宁,要她多学一些勾引男人的手段。

安宁被恶心坏了。

可她现在不得不耐着性子和那些人周旋。

谢安宁的性子安静又娇弱,对风承玺更是顺从,几乎是逆来顺受的,安宁才来,不好做出改变,也只能先依着谢安宁的性子行事,且等着忍耐到了晋国再做些别的事情。

一连好些天,安宁都在庄子上跟人学习。

她学了晋国的规矩礼仪,每天还要穿着晋国服侍,要学一些晋国话,还要了解晋国王室中的情形。

另外,便是学如何服侍人。

谢安宁本是世家贵女,自小娇养长大,何曾服侍过人呢。

但在这里,安宁必须要学着伺侯人,还要时不时的在风承玺面前演演戏,这一天天过的,倒是比任何时候都累人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