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tmusic下载

唐沛满心的震憾。

他是真的没想到安宁出关之后会变的这么年轻。

现在的安宁看起来比他这个当曾孙的都显嫩,这声曾祖母,他还真是有点叫不太出来。

安宁笑着扶起唐沛:“好了,咱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说话吧。”

柱子上前:“老夫人,我们在天山底下买了地皮盖了房子,不如咱们先过去歇息一下。”

安宁想了想点头应允。

这一行人也没有找马更没有找车,就直接步行去了天山底下的一个小庄子。

进去之后,如月如玉几个赶紧去烧水做饭,柱子几个就打扫卫生。

安宁拉着唐沛进了屋子。

“曾祖母,您这是?”

唐沛打量安宁,越看越是惊奇。

安宁笑道:“修炼了二十余年,终是有所成就,也不枉我这些年受的那些苦。”

足球小宝贝在家清纯可爱写真集 可爱校园

唐沛一听双眼发亮:“那,那我们可以回家了?”

这些年唐沛一次都没敢回去,更不敢和父母相认。

他一直记得安宁交代给他的话,就算是再想念父母亲人,也不敢有任何的异去。

可他也一直在关注忠勇侯府的事情。

知道父母给他添了一个弟弟一个妹妹,他有心想看看,却又不敢。

这会儿听安宁说修炼有成,他就想着应该能回去了吧。

安宁拍了拍唐沛的头:“好,曾祖母带你回家。”

唐沛越发的激动:“我们什么时候回去?”

“回京之前,我们先去江南走一遭。”

安宁眼中不知道怎么的,闪过一丝厉色:“有些人啊,手伸的太长了些……”

忽然之间,她脸色大变:“不好,你姑姑恐已去了。”

唐沛一听登时大惊失色:“是栩姑姑吗?”

安宁点头,她神色郁郁:“终是晚了一步,她们姐妹三人救不回一个了。”

宋氏生了二子一女,二子是唐柏唐棕,女儿名唤唐栩,嫁了探花郎许德。

除宋氏所生这二子一女,唐定国还有两个庶出女儿,这两个女儿都比唐栩大,在唐沛出生之前就已经嫁人,宋氏对庶女并不好,给两个庶女找的人家也不是那种好人家,那两名庶女嫁过去没过多少年就郁郁而终了。

如今也就剩下唐栩一个,可这会儿只怕也不成了。

安宁想到乖巧伶俐的唐栩,还是有一阵心疼的。

索性她如今早已看开了,过了片刻心情就平缓过来。

她拉着唐沛起身,朝外边对着柱子几人喊了一声:“快去牵几匹快马来,我和沛儿去江南一趟。”

安宁和唐沛一行人快马加鞭,换马不换人,一路急赶,终于在几天之后到成了扬州。

此时正是烟花三月之时,扬州景色极美,但安宁却无暇欣赏美景,一路直奔许家。

等到了许家门前,安宁跳下马,便叫唐沛去敲门。

唐沛才敲开了门,便听到许家门内传来的哭声。

安宁叹了一声:“终是晚了呀。”

门房一边抹泪一边打量唐沛:“这位公子是?”

唐沛抱拳:“在下来自京城唐家,请帮忙跟贵府老爷通报一声。”

门房自然唐家是才逝去的夫人的娘家,一听是唐家来人,赶紧朝后院跑去。

许德正在安慰哭的快昏过去的独女,就听小厮说是唐家来人了。

许德还有些纳闷,不知道唐家来的是什么人,更搞不明白唐家来的人怎么会这么快。

前段时间他派人去京城传信,说是太太不好了,还请唐家派人来瞧瞧。

只是算着时间派去的人应该还没有到京城呢,怎么唐家那边就上门了。

不过不管为什么,岳家来了人,许德总是得招待一番的。

他赶紧命人将唐家来的人请到前厅,他整理了一番,也赶紧过去。

等到了前厅,许德看到里边坐着的两个年轻男女,一时间真的懵了。

这两个人他不认识啊。

唐沛见许德过来,就赶紧起身行礼:“唐沛见过姑父。”

“唐,唐沛?”

许德吓了一大跳,上下打量唐沛:“你,你到底是谁?我记得沛儿已经故去二十多年了,你这无缘无故的……”

唐沛苦笑一声:“姑父容禀,我并未故去,当年被人所救,那人说我若想活命便不能留在家中,只能隐姓埋名跟着他,这些年我一直在外,今日到了扬州,听说姑母病重,想到当年姑母极为疼爱侄儿,便想上门探看一二,谁知道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唐沛眼睛有些微红:“谁知竟是没见到最后一面。”

许德更加仔细的打量唐沛,这一瞧,还真是和他夫人长的有七八成的相似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许德已经认了这便是唐沛,赶紧让唐沛坐下,又指指安宁:“这位是……”

唐沛才要介绍,安宁朝着许德点点头:“无名人氏罢了,不足挂齿。”

唐沛便知他曾祖母现在不想揭穿身份,便未说什么。

许德也没有揪着不放。

他叫人上了茶水,才细问唐沛这些年在做什么。

唐沛轻声道:“这些年一直在清溪书院读书,今年参加春闱,被陛下点为一甲头名。”

这一甲头名自然便是状元了。

许德一听极替唐沛高兴。

唐沛喝了一点茶缓了缓才起身:“即然来了,总得去给姑母上柱香,虽未曾见最后一面,然……”

他喉头哽咽,有些说不下去。

许德极理解他的心理,拍了拍他的肩:“也罢。”

安宁没有去灵前。

她一个老祖宗辈的人,没有给晚辈上香的道理,再者,她也不想去灵堂徒增烦恼。

许德就叫丫头带她先去客房休息,他亲自带着唐沛去了灵前。

唐沛过去的时候,许德的独女许婉正哭的死去活来。

唐沛打量许婉几眼,再看看许德。

许德赶紧让丫头把许婉扶起来,指着唐沛对许婉道:“婉儿赶紧过来见过你表兄。”

许婉抹了把眼泪,袅袅娜娜的上前拜见:“见过表兄。”

许德低声对许婉道:“这是你大舅家的长子。”

许婉一惊。

她曾听母亲说过许多外祖家的事情,知道大舅家的长子很小的时候就淹死了,如今大舅和大舅母膝下只有一子一女,一子便是二子唐滔,一女名唤唐漪,这长子又是哪里冒出来的?

许德也没有时间给许婉多做解释,他已叫人拿了香来。

唐沛接过香烛,上前几步点了四柱香插到灵前,又烧了纸钱。

他一边烧纸钱一边哭,其哀伤一看就十分真切。

许婉见唐沛哭的伤心,跟着也哭的难受之极。

唐沛哭了一程,又跪下嗑了四个头,起身的时候又看了许婉一眼,见这表妹十分年幼,而且身量也很娇小,且肤色虽白,却有些不正常,一看就是有不足之症。

他心说这表妹身子有些太弱了吧,若是可以,还得请曾祖母给表妹好好的诊治一番,开些药调养一下。